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美國對華認知中根深蒂固的冷戰思維

來源:光明日報 丨 作者:陳長寧 丨 時間:2022-08-17 丨 責編:郭素萍

  陳長寧  四川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


  造成當前中美關系顛簸震蕩的主要原因,是美國在對華認知和行動中堅持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思維。冷戰思維的本質是用二元對立、非友皆敵的范式認知世界,以兩極化的陣營對抗來處理大國之間的關系。在零和博弈思維的驅動下,美國不僅在一系列關乎中美兩國與世界利益的問題上排斥阻撓與中國開展互利共贏合作,而且對華濫施打壓。美蘇冷戰已結束30余年,國際體系已發生深刻變革,但是部分美國政客的思維仍停留在20世紀,不斷為冷戰“招魂”,為零和博弈“正名”。無論是上屆特朗普政府放任對華極端者破壞兩國關系基礎,還是本屆拜登政府遲遲不能走出由前任造成的兩國關系困境,在臺灣問題上挑釁玩火,背后作祟的根本原因正是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思維。


  美國持續炮制所謂“民主對抗威權”等意識形態對立。事實上,美國對華濫施打壓遏制是為給美式民主的失敗遮丑。


  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觀曾是美國在冷戰中的“木偶提線”。當下,美國仍試圖通過炮制“民主—威權”“自由—專制”等意識形態對立控制所謂“理念相近”國家,從而采取一致的對華行動,復活冷戰式的陣營對抗。其實,美國自身民主狀況與國內治理早已紕漏百出。去年1月6日美國國會山騷亂令世人看清,所謂“山巔之城”的美式民主本來就是幻覺。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國政府非但不積極防控疫情,反而將許多精力花在抹黑中國和攻擊政敵上。這不僅踐踏了美國民眾的生命健康權利,還使年長者、低收入者、少數族裔等弱勢群體遭受不成比例的重創。面對美國人權破產,特朗普輕描淡寫地說,“這就是人生”。


  拜登執政后,不僅未能兌現其在復蘇經濟、提升族裔公平等方面的承諾,而且加深了美國民眾對國內治理弊病積重難返的失望與憤懣。在此形勢下,把中國樹立為“外部共敵”,臆想重溫冷戰時的“榮光”,似乎繼續被美國政府當作掩蓋美式民主失敗,轉移國內矛盾,彌合政治撕裂的一劑猛藥。于是,本該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思維框架成為當下美國對華荒謬認知與極端行動的底層邏輯。


  在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思維下,美國把“一帶一路”倡議視作中國以經濟利益為誘餌進行意識形態擴張與地緣政治爭奪。中國不輸出意識形態、價值觀和發展模式,無意與美國爭奪所謂“世界霸權”。美國前常務副國務卿佐利克也曾表示,中國不尋求擴展激進反美的意識形態?!耙粠б宦贰睆娬{合作共贏、平等協商和相互尊重。中國國際發展援助從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美國漠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巨大的發展增長缺口,總是抱著中美國際影響力此消彼長的心態實施封堵、攪局,損失最終只會由全世界買單。


  美國反復渲染中國崛起威脅周邊地區和世界安全。事實上,美國操縱著龐大冷戰機器,是世界動蕩的幕后黑手。


  北約是冷戰的代表性產物,卻沒有隨著冷戰結束而解散。相反,北約違背承諾逐漸東擴,催動歐洲地緣安全格局惡化。北約自稱是區域性、防御性組織,但從未控制野心向外溢出,屢屢伸長沾血的黑手在世界各地發動戰爭。今年6月,北約馬德里峰會發布新版“戰略概念”文件,稱中國對北約構成“系統性威脅”。此外,美國不斷推動建立“亞洲北約”,在亞太地區打造反華遏華聯合陣線,試圖將冷戰陰影籠罩在當今全球經濟增長重心所在的地區上。


  2015年,時任副總統的拜登曾表示,美方樂見中國崛起,中國的崛起對周邊地區和世界是一筆巨大財富,對美國的利益同樣如此。彼時美國所“樂見”的中國崛起,難道偏偏不包括中國穩步壯大的國防力量?何況中國始終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既無意,更反對破壞全球和地區安全穩定。在冷戰中,美國曾將其奉行的遏制政策解釋為在相互確保摧毀狀態下對蘇聯擴張的“防御性反應”。美國生搬硬套“老劇本”,將中國的和平崛起視作擴張,渲染中國“威脅”,不過是為冷戰機器籌款注資,為北約“腦復蘇”,為找回并緊握盟伴體系權柄的借口。


  美國情報機構曾在冷戰中立下“汗馬功勞”。冷戰結束后,美國并未讓遍布全球的冷戰機器大面積停轉,而是繼續操縱其投入新的“戰斗”。美國情報機構開展全球監視監聽,配合美國產業競爭搜情竊密,做局打壓對手早已不算新聞。特朗普政府時期,其執政團隊大肆宣泄國內對華不滿情緒,四處捕風捉影,限制正常赴美簽證,頻繁對學術界華人下手。美國放任冷戰機器發揮作用的后果,是被工具反過來控制頭腦,不由自主地滑入“新冷戰”。


  美國始終強調中國對既有國際體系構成嚴峻挑戰。事實上,美國癡迷于昔日霸權,阻撓國際體系朝向更公平合理方向發展。


  美國主導建立了戰后國際體系。但與其說美國重視國際體系本身,不如說其更在意國際體系是由自己主導?;粮裨f,二戰后美國發動冷戰,“是為了保衛那些擁護美國世界秩序觀的國家……在實現這個愿望的征程上,美國開始與其他歷史性世界秩序觀迎頭相撞?!痹诶鋺饡r期,一方面美國有充足自信任意沖闖;另一方面許多國家尚未覺醒,唯美西方馬首是瞻。蘇聯解體后,美國一度沉醉于“歷史終結”“單極時刻”的淋漓暢快,卻無視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國對國際體系朝向更加公平合理方向發展的共同愿望。


  “9·11”事件發生后,小布什總統的名句“要么跟美國站在一起,要么就是美國的敵人”暴露出美國仍抱守冷戰思維對待現實世界。不過當時美國單邊主義勢頭正盛,只顧著“先發制人”,而未真正思考“他們為什么恨美國”。美國繞開聯合國安理會出兵伊拉克遭到法、德反對,表明美國破壞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違背公義。如今,美國試圖將其主導國際體系的合法性建立在虛構的中國“挑戰”之上,無異于刻舟求劍。


  2019年,5名美國知華人士執筆,95位專家學者與政商界人士聯署致信時任總統特朗普與國會議員,表示“敵視中國對美國無益”。公開信中說,“實際上,中國的參與對當今國際體系的存續至關重要,也是有效應對諸如氣候變化等共同問題的必要條件。美國應當促進中國參與新的或經改良的國際體系,使新興大國有更大話語權。用零和博弈思維對待中國的角色,將會促使北京脫離既有國際體系,或者分裂國際體系損害西方的利益?!眻坦P人之一的傅高義教授今已離世,而他睿智的告誡尚未被美國政府接受。


  美國聲稱中國通過不公平的貿易與產業政策損害了美國利益。事實上,中美經貿合作造福兩國以及世界人民。


  過去幾年中美關系跌落低谷與兩國間的貿易摩擦并未阻擋兩國經貿關系向前發展。2021年,中美經貿額同比增長近三成,超過特朗普任期中兩國貿易額最高的2018年。統計數字也反映了中美經貿關系的互利性,美國政府的故意打壓無法切斷兩國利益交融。不僅如此,中美貿易持續為美國提供物美價廉的商品,為控制物價上漲和節約美國家庭開支起到了重要作用。拜登政府聲稱要實施“服務于中產階級的外交政策”,維護好遵循經濟規律的國際貿易體系才是長遠利益所在。


  美國政府指責中國歧視美國在華企業更屬無稽之談。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發布的“2021年中國商業環境調查”報告,受訪美國企業中,有95%表示過去一年的中國業務實現盈利,約三分之二表示中國業務營收實現增長,近八成表示在中國的盈利水平與公司整體業務相同或更高。絕大多數受訪美企重視并看好中國市場,有94%表示未來將增加或保持對中國市場的資源投入。美國政府持續制造中美關系緊張氛圍,帶來悲觀消極預期才是對美國企業利益的根本損害。


  近日,美國《2022芯片與科學法案》已由拜登簽署,正式成法。這項體現了所謂“兩黨共識”的立法醞釀已久,是典型的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思維產物。2017年1月,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曾發布題為“持續鞏固美國半導體產業領導地位”的報告,強調中國半導體產業對美國構成威脅,并建議美國政府作出相應限制。報告中稱,“中國參與市場競爭有益于半導體供應商和消費者,但隨著中國產業政策的逐步實施,將對半導體創新和美國國家安全構成真正的威脅?!逼鋵?,美國濫用非市場手段的產業政策,才是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的最大威脅。


  美國對中美競合關系與美蘇冷戰關系的本質區別視而不見,偏執地發動一場“新冷戰”。事實上,美國的目的是重建冷戰場景,誘使中國犯錯。


  中美競合關系與美蘇冷戰截然不同。美國前副助理國務卿柯慶生曾撰文反對將當前中美戰略競爭視為冷戰,原因包括中美并沒有開展意識形態爭奪,沒有分別領導可能發動代理人戰爭和導致核沖突的聯盟,以及全球經濟深度交融使得遏制戰略難以實現。美國政府顯然明白這一道理,但仍偏執地試圖發動對華“新冷戰”,其戰略目的是誘使中國以冷戰的方式來應對,從而打亂中國自主發展節奏。


  美國在對華認知與行動中堅持冷戰思維及零和博弈思維是逆歷史潮流而行。近一段時間里,中方在多個層級的對話中反復強調兩國關系正處于“重要的歷史關口”或“關鍵的十字路口”。中方借此敦促美國執政者應以對歷史負責任的態度,為其人民福祉審慎抉擇中美相處之道,避免誤入歧途,走進死路。坦率地說,當前中美關系已難有“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樂觀。如果美國政府堅持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思維,被執念一葉障目,將會錯過腳下改變前程的林中岔路。美方亟須在對華政策上懸崖勒馬,改弦更張。有識之士應凝聚共識,與中國相向而行,引導對華理性認知,修復民意基礎,防止兩國關系的巨輪偏離航道,更要避免因戰略誤判而迎頭相撞。


  《光明日報》( 2022年08月17日 12版)


網站無障礙
国产揉捏爆乳巨胸挤奶视频_又黄又爽又色又刺激的免费视频_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