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病毒溯源調查,美國須與中國看齊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姚琨 丨 時間:2021-04-20 丨 責編:郭素萍

姚琨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所長

4月7日,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研究員孟天行聯合美國、歐洲、澳大利亞、日本等所謂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再次發表公開信,稱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未能就新冠大流行的起源提供可靠答案,溯源工作受到政治因素影響,中方應披露有關信息以推翻所謂“實驗室泄漏假設”,繼續執意將溯源問題政治化,處心積慮地借病毒溯源問題污名化中國。

信中所稱,皆非事實。所謂中國實驗室病毒數據庫、工作記錄和科學家均沒有辦法接觸,完全是無稽之談。在此次聯合溯源研究中,聯合專家組走訪了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武漢病毒研究所等機構,參觀了各類生物安全實驗室,與相關機構的專家進行了深入坦誠的科學交流。中方對聯合專家組在華開展溯源研究提供了大量人力物力支持,完全尊重并盡力安排專家組自主提出的參訪要求,專家組也對中方的開放和透明給予了積極評價。經過在中國的實地走訪和深入了解,專家組一致認為,關于中國實驗室事件引發病毒這種假說是“極為不可能的”。

此封公開信,換湯不換藥,仍是對中國的無端抹黑和有罪推定。兩封公開信,都是由孟天行起草,同樣都歪曲事實。上一封所謂的科學家公開信是3月4日發表在世衛組織即將發布溯源聯合研究報告前夕,這一封發表在報告發布之后。時間絕非巧合,其目的也不言而喻,就是要對世衛組織和專家組施壓。他們究竟是秉持科學專業態度為溯源研究建言獻策,還是對特定國家進行有罪推定,明眼人應該都看得清清楚楚。

可以說,病毒溯源的確受到了政治因素干擾,但并非來自中方,而是來自美國等國家。他們習慣于先入為主,習慣于搞有罪推定,只要沒有達到自身目的,得出的結論不是他們想要的,他們就會扣上各種罪名,說不獨立、不開放、不透明,這是某些西方政客的一貫伎倆。美國執意將溯源問題政治化,破壞和干擾中國同世衛組織合作,對中國進行攻擊抹黑,公開挑戰科學家們的獨立性和科學研究,不僅損害全球溯源合作,也勢必影響全球抗疫努力。

再細究之,美國如此執意拿病毒溯源問題大做文章,反而有此地無銀、賊喊捉賊的嫌疑。最近,俄羅斯官方再次對美國在其國內,特別是德特里克堡基地以及在烏克蘭等其他國家所開展的生物軍事化活動表達了關切。4月7日,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接受俄媒采訪,談及美國等部分國家質疑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報告的話題時,直言俄方確信“美國正在各地的實驗室開發生物武器”。而且令人感到“奇怪而巧合”的是,這些實驗室大多分布在中俄邊境附近,僅在烏克蘭一國就設立了16個生物實驗室。

就連美媒也對此提出過疑問。據《今日美國報》的獨立調查,自2003年以來,美國生物實驗室發生了數百起人類意外接觸致命微生物事故?!都~約客》雜志網站也曾載文指出,美國生物實驗室的管理是“無組織的”,一些不負責任的研究有著重大安全隱患。圍繞這些生物實驗室的疑云迷霧,美國沒有澄清,反倒一次次拿新冠溯源抹黑中國,無非是想把水攪渾,掩飾自己的心虛。

長期以來,美國生物實驗室及相關活動存在不透明、不安全、不合理現象,美方需要做出合理解釋,以回應國際社會的關切。美國為什么需要建這么多實驗室?美國軍方在這些實驗室及德特里克堡基地開展了什么活動?為什么美國獨家反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設立核查機制?是不是這些實驗室和基地存在美方不敢接受國際核查的地方?

今年1月1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曾強調,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實,就請開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個生物實驗室等問題公開更多事實,請世衛組織專家去美國開展溯源調查,用實際行動給國際社會一個交代。但美方至今也沒有對此給出明確回復。

既然美方如此執著病毒溯源和生物實驗室的問題,中國希望美國能推人及己,做到如下幾點:一是也像中方一樣,采取科學合作態度,同世衛組織開展溯源合作,邀請世衛組織專家去本國開展溯源科學研究;二是切實回應國際社會的關切,對美國境內外的生物軍事化活動作出全面澄清;三是本著對全世界負責的態度,停止獨家阻擋《禁止生物武器公約》設立核查機制的行為。

病毒溯源是為了摸清楚病毒從何而來、通過何種方式傳播到人類,為當下和未來人類防范類似事件提供幫助。此次世衛組織發布的報告,提出了聯合專家組下一步的建議,包括在全球更廣范圍內繼續尋找可能的早期病例,由全球科學家在多國多地尋找可能成為病毒宿主的動物物種等。這意味著溯源工作需要長期持續努力,需要有序有效開展,需要全球合作。中國將一如既往,本著開放、透明態度同世衛組織和國際社會開展合作,為人類早日戰勝疫情、更好應對未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作出中國貢獻。(責任編輯:郭素萍)


国产揉捏爆乳巨胸挤奶视频_又黄又爽又色又刺激的免费视频_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